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一梯队的人群轻松的超越过了顾峥转到了最后冲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8-11 09:23
 这一下子竟然是花费掉了两分钟的宝贵的时间。
 
    对于专业运动员的五十五秒的基本换装时间来说,实在是……太慢了。
 
    但是周主任的笑却是愈发的诡异了起来。
 
    因为像是这些的专业细节,完全可以培养的,但是对于一个参赛运动员的最本质的东西,那却是百年难得的啊。
 
    依照周主任的观察,此时的顾峥没有半点的四肢乏力或是因为过长时间的游泳而造成的脱力。
 
    他只是在准备出发的时候,用矿泉水润了润嘴,就一下子蹬上了北戴河的沿着海边建造的环海路之上了。
 
    在这里,他要骑上40公里的环形的赛道路程。
 
    根据国际赛事的标准,会有上坡,陡坡,u形转弯等一系列的一个都不能少的赛道。
 
    这对于压根就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顾峥来说,是会被人追上的一个短板的项目。
 
    现在的周主任,只希望顾峥那恐怖的异于常人的体力,能为他缩短一下与这些专业选手之间的距离了。
 
    启动后的顾峥不再犹豫,他像是一道箭一般的冲了出去。
 
    直到这个时候,他身后的第二名选手,还没有从大海中走出来,具周主任的目测,还需要一分钟左右甚至更多的时间,身后才能抵达换装的自行车的场地。
 
    而这一短短的两分钟,就是顾峥的所有的优势了。
 
    自觉地自己的已经尽到了力的周主任,怅然的叹了一口气,再一次转身的时候,却发现了,解放军代表队的领队,国家铁人三项组的领队,都安安静静的蹲在他的身后,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眼神注视着他。
 
    “你们想干嘛?”
 
    在周主任问出了他的疑惑之后,一旁的解放军代表队的领队就开口到:“老周啊,怎么看刚才的样子,这孩子好像没玩过铁人三项吧?”
 
    “那绑个头盔的动作还挺生涩的,这是全靠你一旁指挥?”
 
    但是周主任是谁?
 
    他是铁主任那种到处炫耀的最后被国家盯上抢人的二傻子吗?
 
    必须不是啊?
 
    他只是打着哈哈的回到:“不是,怎么可能,你们想多了,我这个选手吧,他就是紧张,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吧,喜欢别人吼着命令。”
 
    “否则啊,他就不知道后边应该怎么做了。”
 
    “你看,这换个衣服都能超过一分钟,不是好手,真的!”
 
    这话说的一旁的人群是半信半疑,当他们打算揪住周主任再多问问的时候,周主任却看到了他租借过来的教练车,在铁主任的操控之下,朝着他这边开了过来。
 
    他一下子就解脱了,挣脱开了众人,朝着铁一航的方向跑了过去:“不说了啊,我要跟我的队员的车去了!”
 
    在一片的哎哎哎的声音中,头也不回的跳到了教练车的副驾驶的方向,将座位上的控音喇叭拿到嘴边,高吼了一声:“开车!”
 
    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溜烟的,只给大家留下了一个满是尾气的背影。
 
    既然是吼?
 
    那就来吧!
 
    但是令周主任更加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就在他与别的领队纠缠的这几分钟内,顾峥正全身埋在自行车上,自动的调节着风阻与动力运动之间的一切障碍,将自己的身子微调到了一个受阻最低的状态。
 
    而凭借着这一优势,以及他并不算慢的爆发力,他竟是以一分钟能够骑上一公里多的速度,冲的都无影无踪了。
 
    而一路开车追逐的周主任,终于发出了文化人不可能发出来的声音:“我c!我来个大草!”
 
    “宝贝,祖宗!活的!”
 
    热泪盈眶,一种拨开乌云见青天的感觉从胸中涌动了出来,化作了无法言喻的情感,最后流了下来。
 
    让一旁开车的铁主任的手都跟着抖了一下,有点心思复杂的问道:“至于吗?老周?”
 
    “至于,我是一个体育人,是全身心热爱铁人三项的体育人。”
 
    “对于你半路上被硬拉来搞长跑的人来说,你不懂!”
 
    还是那个说话颇气人的老周!
 
    一旁的铁主任在看到了那一身明黄色的赛车服之后,竟也跟着高兴了起来:“老周别哭了,快看顾峥!”
 
    山路上孤零零的一个人,一个十几度角度的大坡,就算是干净的泊油路,以及路边沁人心脾的山花,都无法阻挡这个山路为运动员们所带来的最大的难度。
 
    不少肌肉没有得到休息和放松的铁三项的运动员,曾多次的在爬坡的路段中,腿部抽筋,肌肉拉伤,不得不退出全程的比赛。
 
    这不单单是竞技状态的问题,而是真正的讲求全方位身体素质的比拼了。
 
    但是,令他们再一次大跌眼球的事情发生了。
 
    顾峥再一次的将他的身子微微的翘了起来,又长又直的大长腿,全部的肌肉都跟着他蓬勃爆发了出来。
 
    嗖嗖嗖!
 
    自行车随着身体,几个晃动,还没用s形的技术手段爬坡呢,就用暴力冲破了地心引力的束缚,那道明黄色的身影,就冲上了坡顶,在成功的人的舒爽的大吼一声之后,连人带车的就高速的冲下了山坡!
 
    “嗷!”
 
    此时的顾峥,像是披着龙袍的属于铁三项的王者。
 
    就算是最后的冠军不属于他,但是此时,他就是引领群雄!
 
    “快点!再快点!”
 
    “对,双臂可以再收拢一些。”
 
    “下坡时可以短暂的放松全身的肌肉,用惯性休息,为下一个赛段做准备。”
 
    拿着话筒的周主任,一边流泪一边用扩音器下达顾峥骑车过程中的指示。
 
    他只能让这个孩子少走点弯路,在这个比赛的过程中不要被超过太多就好。
 
    因为在这个赛事的过程中,那些自行车的好手们,现在正在以他们最快的速度,赶了上来。
 
    四十公里的赛程过了大半,顾峥的那前两分钟的优势,已经丧失殆尽。
 
    因为那些有经验的铁三运动员的更加规范的骑行,让他们在这一项目中比顾峥有着更大的优势。
 
    一组小型的车队,也代表着中国专业运动员最前沿的那一群人,现在距离顾峥只有短短的一公里的距离了。
 
    但是此时的顾峥前方却是有着近十公里的赛程还没有完成。
 
    所以,周主任与铁主任,只能坐在教练车上,眼睁睁的看着这第一梯队的人群轻松的超越过了顾峥,转到了最后冲刺的弯道之上。
 
    “哎呀!”
 
    发出这个惋惜的声音的,不是教练车上的人,反倒是一直在路边蹲守的贝大忽悠。
 
    因为他光顾着看顾峥的表现了,错过了再坐上跟随的采访车的最好的时机。
 
    他索性让报社的同志们,将自家的采访车,停在了这个自行车赛段的最后几公里的冲刺的地方。
 
    因为这个地方的设计很是有趣。
 
    这是一个长长的缓坡设计,再加上最后那一点不到半公里的冲刺路段,让比赛到了这个赛段的自行车们,竞争起来更加的富有戏剧性,对抗更加的激烈。
 
    所以当他在看到了率先出现在镜头内的第一梯队的人种,没有顾峥的时候,他就十分惋惜的感叹了出来。
 
    他就跟在七八名第一方队的队员的身后,不因为被短暂的落下,而有任何的不平。
 
    他埋头冲着,并且在看到了这最后的大长坡时,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488 铁三连的八喜
 
    那种笑容,是一种名为胜利在握的肆意。
 
    那种笑容,场内和场外的所有人,都看不懂。
 
    ……
 
    顺着大长坡一路前行的顾峥发力了。